吴金贵:董事长给我相对支撑,特维斯体重超标暂不上场

   

9月13日讯 昨天,上海申花正式发布波耶特下课,球队技巧总监吴金贵上任主教练一职。今天早上,《消息晨报》登载了就申花新帅的最新采访。

两天前,申花队的主教练仍是波耶特。这两天间产生了什么?首堂训练课后,吴金贵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胪陈了接手申花的整个进程。

在吴金贵的首堂训练课行将结束前,董事长吴晓晖携高层周军、徐维到训练场督训,表白俱乐部对吴金贵的支持。据悉,吴晓晖对吴金贵说:“你如果要开任何队员,我这边都没有问题,我不会接任何队员的电话,队里面就是你说了算。”

记者:跟建业的比赛一停止,吴总就跟你说起了接手球队的事件了?

吴金贵:输给河南建业,大家都接收不了。河南建业打进第2个球后,我们3个人(吴晓晖、周军跟吴金贵)都坐回到了沙发上,大家感到蛮闷的,怎么会丢这种球。当时吴总说,不行了,要换教练了。他(吴晓晖)问,吴领导,你看怎么样,这样子球队心气不了。吴总还问,如果你做会怎么样。我当时就说,我在申花做,没有差过。

记者:当时没有去考虑怎么样一个目标,怎么样一个待遇?

吴金贵:对,我当时想着就是我不做谁做。吴总说,我感到你是最适合的,你做的话是无缝对接。我们在包厢里讲一些球队的问题,都长短常清晰的。后来吴总、周总分开包厢,跟波耶特去谈了,或许一个多小时后,吴总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到集团去谈。我到团体大略是清晨一点多了,吴总再一次问我,你愿不乐意接,你敢不敢接?我说,都这个时候,我不接谁接。我作为申花人,义不容辞。我接的话,最少给球队带来新的氛围,球队不能再这样乌烟瘴气下去了。

记者:目前球队的情况很不好,士气异常低落,你就没有任何迟疑?

吴金贵:我不会说我要证明自己,如果说要证明自己,那么工作方式就扭曲了。你是去辅助别人,我来的目标是帮俱乐部度过难关,我不须要证实本人。我不做也无所谓,我已经做过那么多俱乐部了,中国教练里面有几个能超过我的,包含申花请了那么多外籍教练,有能超过徐指点(徐根宝)和我的吗?即便2003年的冠军不算,那么还有亚军。邀请我的球队多了,去年重庆叫我,长春叫我,我都没有去,我有申花的情结在。

记者:赞助俱乐部渡过难关是你的第一步目的?

吴金贵:这么艰苦的情况下,首先要做得让人家认可,你自己才会做下去。我的性情就是这样的,我做不好的,我不会做下去的。所以有的人讲未来怎么样,未来实在是空的,只有把现在做好。现在做不好,你有什么未来?给你3年、5年合同,都是假的,无非就是骗点钱,我不乐意这样子,我先把现在的事情做好。

记者:之前跟吴总(吴晓晖)聊的时候,他说会给你绝对的支持,这对你的帮助将会非常大?

吴金贵:这个确切是这样的,好比说医务组说要买点货色啊,他说吴指导你自己看。他跟我说,你如果要开任何队员,我这边都没有问题,我不会接任何队员的电话,队里面就是你说了算。

记者:之前还跟吴总说到了特维斯的问题,他说假如特维斯的身体情形达不到竞赛的请求,那么就让他先把身材练好,当然详细主教练来决定。

吴金贵:今天我让他在战术上面了解一下,但是比赛的时候临时不会让他上,他的身体没有筹备好。现在他和瓜林体重都超标了。我需要对球队负责任,对球员负义务。你上去之后,你不能百分百全力以赴去打,那么完整没有意思的。

记者:你不会看名气,而是依据球员的状况来决议谁上谁不上?

吴金贵:我带大牌球员多了,我相对不会看名气。我跟吴总、周总沟通都很好,我盼望球员之间相互信任,教练与球员之间互相信赖,教练组之间互相信任,教练与医疗团队之间互信任任,全部队伍一定要彼此信任,这样才是一个好的气氛。

记者:现在球队最大的问题还是心气的问题?

吴金贵:我们的外援好的时候,大家都怕,我们的曹?定等队员,对手也是惧怕的,然而现在我们球员自己都没有信心了,都没有底气了。我现在要重塑他们的信念。我跟他们讲,大家现在首先要可能冲起来。武磊国度队比赛冲了60屡次。

记者:从数据上面看,队员的体能仿佛有必定的问题,我们的跑动间隔基础上都比对手少?

吴金贵:我看下来,感觉队员比拟疲劳,可能是练习的强度没有到达比赛的要求。我们的净比赛时间只有四十多少分钟,是中超起码的。我接下去要在快字上面下工夫。我会做一个疲劳水平测试,看队员身体情况是否适应我的战术,现在要求快,能不能履行。比方说我们现在界外球,都是边后卫罚,但如果在前场,边后卫就要跑几十米来罚球,对方的防守就安排好了,所以一定要抓紧时光,放松这3秒、5秒的时间,前锋也能够去罚。

记者:跟外助都进行了交换?

吴金贵:4个外援谈话了,他们都无比支撑,也懂得我的情况,他们表现有什么要求跟他们提出来。我跟他们说,你们来申花在我之前,如果我做主教练,我也会要引进你们,由于你们都是十分有才能的球员。接下来在球队里怎么发挥你们的作用,今天跟他们演示了一下,进攻到哪个区域,要怎么样,跟他们讲明白。

记者:我们步队的均匀年纪绝对较大,在年轻队员的应用上会有什么考虑?

吴金贵:从我的执教教训看,保级战对年轻队员的压力太大,年青队员可能会施展不出他们本身的程度。当初咱们首先要保级,我们才24分,要拿到30分,还有6分。保级胜利了,才会从将来发展的角度去斟酌,培育年轻队员。

(编纂: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