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板-兑子战术与定点轰炸 穆里尼奥技术性击倒克洛普

    【集锦】曼联2-1利物浦 拉什福德双响拜利乌龙 ... < >

北京时间3月11日 防守部署细致入微,进攻手段简单粗暴,依靠针对性战术取得领先,通过众志成城的防守保住胜果,这又是一场打上了鲜明穆里尼奥烙印的强强对话。此役,曼联的防守体系并没有因为中场人数的减少而出现明显的漏洞,萨拉赫领衔的红军锋线在狂人的“兑子”战术面前锐度尽失,在遏制了对手的抢开局之后,曼联抓住了红军右肋部防区的漏洞连下两成,就此奠定了胜局。

【布局:四名攻击手出列,穆帅暗藏玄机】

尽管曼城的强势领跑几乎已经提前杀死了冠军的悬念,欧足联出台的新政又让四大联赛欧冠区的座次排名显得不那么重要,但第200次英超双红会并没有因此失色多少。曼联希望依靠强强对话的胜利加速新阵的磨合,为接下来的欧冠比赛找到合适的战术蓝本;利物浦希望通过六分战的绝佳时机进击榜眼位置,在几乎已经提前完成联赛争四和欧冠八强的既定任务的情况下,克洛普的弟子们可以用一种轻松的心态去对待接下来的每一场比赛,他们发挥出擅长跑动和压迫的优势能够在这种条件下得到更好的发挥。此外,从长远计,90分钟内发生的点点滴滴,也将对两支风格鲜明的球队的夏窗补强计划产生不小的影响。

曼联与利物浦的对决是两种足球风格之间的较量,双方在两位世界级名帅持续一个多赛季的精心打磨下已经变得愈发成熟。两支球队在本周都承担着一周双赛的任务,超过近半数的球员都要完成一周双赛的任务。利物浦的欧冠比赛要比曼联的联赛晚了一天,但考虑到克洛普的弟子们在握有巨大优势的情况下采取了养生踢法,双方在体能储备方面的差距并不大。

此役,穆里尼奥和克洛普都排出自己所熟悉的阵型架构,曼联方面的4231在赛季前期的出镜率很高,它能够对场地空间形成良好的覆盖,利物浦的433阵型因重心靠前而比较适合进行压迫。博格巴和亨德森的缺阵引人瞩目,但更令人感到意外的穆里尼奥在这场强强对话中使用了四名攻击手,而不是像此前对阵切尔西时一样排出更为稳健的三中场,围绕中锋卢卡库的三名球员都具备一定的影锋属性,这为球队在上半场连续依靠争夺第二落点取得进球埋下了伏笔。

【胜局的铺垫:压缩式防守,曼联绞杀中场、封堵直塞】

利物浦在开场阶段反客为主,坐镇中枢的埃姆雷-詹沉入防线与洛夫伦、范迪克构成三中卫站位,以拉沃尔佩出球体系规避红魔的高位逼抢,利用两个肋部的通道完成向前推进。在成功地完成后场组织和衔接后,利物浦依靠锋线三叉戟的回撤接球巩固中场运输线,再通过中场球员的后插上形成纵向的撕扯和穿插,试图凭借不规则的轮转换位破坏曼联程式化的盯人防守。值得一提的是,克洛普在此役使用的两名进攻型中场米尔纳和张伯伦都有长期司职边锋的经历,两名球员在从中场向前弹出之后,既能在中路制造纵深压制曼联的中卫,也能杀入红魔两闸的身后形成传中,红军的三叉戟在快速插上的过程中利用速度优势争夺落点。

新时代的英超球队普遍为了追求更加细腻的技术和更快的速度,或多或少放弃了对高度和力量的追求,利物浦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而穆氏红魔则是反潮流而动并取得成功的典范。当然,曼联方面对体格的极致追求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那就是对很难打出流畅细腻的传切进攻,跑动总量上不去意味着球队无法持续支撑控球和压迫。

红魔缺失的部分恰恰是利物浦逐鹿英超的资本,范迪克在冬窗的加盟修复了红军在后场的短板,盘带高手库蒂尼奥的离队让红军通过中场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他们没有因为进攻发起点靠后、推进速度加快和平均传球距离增长而失去对比赛的控制,进攻维度的延伸和风格包容性的增强,反而让他们变得更加多变而难以防范。就像首回合的比赛一样,在克洛普以不变应万变的情况下,穆里尼奥选择何种防守策略依然是影响比赛走势的关键。

从曼联在开场阶段囤兵中场的防守策略上来看,他们显然是抓住了红军现阶段中场组织能力不足的软肋。这种不足主要体现在过分依赖于用直塞球创造机会,以及没有球权能够利用长传球完成转移调度,皮球在横向空间上的流转速率并不好。

对比穆里尼奥之前带过的几支球队,曼联现阶段的后卫球员在防守意识方面尚未达到狂人的要求,部分球员无法合理地发挥自身在体格和运动能力方面的优势。在拜利养伤期间,斯莫林和菲尔-琼斯的组合因为上抢能力不足而饱受诟病,林德勒夫在前顶限制格伦-穆雷、阿什利-巴恩斯和安德烈-格雷这些球员时表现不俗,但瑞典冰人因为脚下速率和转身速度较慢而无法限制速度较快的攻击手。考虑到红军阵中的锋线球员普遍具备冲击力强且位置灵活的特点,穆里尼奥在本场比赛中选择了更加强硬的拜利承担上抢支援后腰的任务,斯莫林拖后盯防对手的无球插上球员。

【红军的败因:萨拉赫遭遇“兑子”,“组织者”马内有负众望】

除了拜利之外,红魔防线中的另一个位置灵活的球员就是与萨拉赫对位的阿什利-杨,英格兰人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离开左闸跟防目标来到中场。自上赛季次循环主场对阵切尔西一役开始,穆里尼奥就启用了尘封已久的“古典防御模式”,即安排一名后场球员全场跟防(或半场跟防)对手的进攻核心,这名球员在攻防两端的参与度都很薄弱,他的职责就是与对手的头牌进行兑子。

在不久前的红蓝大战之中,小将麦克托米奈对阿扎尔的盯防极大地干扰了切尔西的进攻组织,此役,阿什利-杨的任务更加艰巨,因为埃及梅西不仅可以回撤串联、单点突破,还具备堪比中锋的背身做墙能力,他的无球空切意识在当今足坛也处于顶尖水准。从比赛的实际进程上来看,阿什利-杨对萨拉赫的盯防非常成功,这位领跑英超射手榜的射手直到补时阶段才完成全场唯一的射门,他的8次丢球数次打断了红军的阵地围攻,让曼联在反击中获得了喘息机会。

除了依靠阿什利-杨的个人能力和经验,曼联能够成功地限制红军的三叉戟还得益于对手在进攻组织环节的技术处理过于简单。马内在因重伤而失去一些爆发力之后开始有意识地向肋部组织者方向转型,但他现阶段的小技术处理能力和传球视野都还达不到10号球员的标准,其不够精准的直塞球很难穿越红魔的密集防线,在强侧持球时看不见(不敢传)弱侧“罩外人”的问题,导致红军的进攻很难真正从横向空间上撕开空当。塞内加尔人全场唯一的亮点就是那记误打误撞的助攻(65’),这次机会的取得恰恰是因为他切换到了熟悉的边锋角色,换位过来的麦克托米奈很难跟得上他的步伐。

【取胜之匙:高点攻势直击红军软肋,跑动能力维系下限】

范迪克在冬窗的加盟对于红军后场下限的提升有目共睹,令人稍感意外的是,风评颇佳的马蒂普在近期却失去了主力位置。克洛普构建范迪克&洛夫伦中卫组合的初衷是因为兼顾高度、速度和弹性,在范迪克完成出球、制空和上抢任务的同时,洛夫伦需要完成拖后扫荡任务。在赛季初由洛夫伦和马蒂普搭档中卫期间,利物浦曾遭遇客场5球惨败曼城以及4球不敌热刺这样的败局,洛夫伦在上抢时单点压制能力不足的缺陷屡屡被对手利用,其在温布利数次遭遇凯恩碾压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

拉什福德两粒进球都是从洛夫伦防区打开的缺口,在其身前的张伯伦不具备防守型中场的身高和意识,这直接导致红军的右肋防区门户洞开。卢卡库因下肢力量不足而很难在禁区内冲抢前点,但他在外围能够依靠不俗的移动能力甩开防守接应后场来球,洛夫伦很难在上抢时限制他对第一落点的控制。如果说卢卡库绕开范迪克转而攻击洛夫伦的举动很难规避,那么红军疏于对第二落点的保护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围绕在洛夫伦周围的张伯伦和阿诺德难辞其咎。

拉什福德首开纪录的进球

拉什福德第二球

克洛普使用张伯伦的初衷是以攻代守,即利用其可边可中的特点能够大幅度提升右侧边肋部的弹性与活力,进一步提升中场的流动性和压迫力,通过强化反抢来取代10号球员组织进攻。在终结蓝月亮赛季不败纪录的比赛中,张伯伦的活力很好地遏制了曼城的地面流攻势,但曼联的进攻模式和比赛风格与曼城有云泥之别,击败曼城时的成功经验在老特拉福德并不适用。红军此役的高位逼抢烈度远低于击败曼城一役时,当张伯伦无法在高位逼抢中发挥作用,那么他的弱点就会在对手控球时暴露出来。温格当初将张伯伦改造为“肌肉型中场”后不久就放弃了试验,就是因为英格兰人在落于低位后的防守位置感达不到后腰的标准。

穆里尼奥对高大力量型球员的偏爱世人皆知,但狂人为提升球队整体速度和跑动的努力却很少被世人所提及。在高大中轴线逐渐搭建完成之后,曼联的整体风格已经很难发生实质性的转向,诸如此役下半场那种长时间被动挨打的局面是不可避免的。穆里尼奥只能通过催命驱使角色球员的方式来弥补核心球员在无球输出环节的亏空,埃雷拉在上赛季的出彩和林加德在本赛季的爆发,都可被视作为穆里尼奥拔擢角色球员时产生的战术红利。

此役,穆里尼奥遣上四名攻击手却没有使用单兵能力最强的马夏尔,承担终结任务的拉什福德不到70分钟就拼到力竭下场,防线运动能力最强的拜利轻伤不下火线,体能充沛的小将麦克托米奈打满全场……穆里尼奥的这些部署都是为了尽可能多地提升球队的跑动能力,这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是尤为关键的。

【展望:双红会经验宝贵,欧冠前景可期】

能够在让对手无坚不摧的三叉戟彻底哑火的同时,激活己方沉寂多时的替补前锋,穆里尼奥的战术建设能力和临场应变技巧令人叹为观止。在三天后的欧冠1/8决赛次回合中,博格巴或许依然无法出场,指望桑切斯在关键战中突然爆发也不现实,曼联晋级的钥匙依然在穆里尼奥的战术板之上。

在新一轮的欧冠淘汰赛中,具备强大跑动能力的球队都取得了不错的战绩。运动能力与对手差距较大的尤文图斯或许是其中的例外,他们的成功靠的是四年两进决赛历程中积累下的经验,以及阿莱格里史诗级的战术调整和临场变奏能力。曼联和尤文图斯在人员配置特点、整体战略布局和主帅执教风格方面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他们的对手塞维利亚和托特纳姆热刺也都存在着防线个人能力不足、欧冠经验相对欠缺的弱点,曼联完全可以将尤文图斯在温布利的成功经验复制到老特拉福德。

(猫眼看球)